编号:1356919340
类别:咨询建议
状态:已回复
标题:求救信
提交时间:2012-12-31 10:02
求救信 我叫黄爱枚,女,现年37岁,家住宜昌市夷陵区经济开发区姜家湾村3组。我的丈夫杨年兵,现年42岁,在湖北宜化集团神农磷矿公司上班,于2012年12月20日下午7点左右骑摩托车下班回家,在途中摔伤,经远安县医院抢救无效于2012年12月21日8时不幸去世。 丈夫猝然去世让我悲痛欲绝,丢下我们孤儿寡母和两位六十多岁、身患冠心病、高血压、毫无劳动能力的父母让我们的家庭顿感天崩地裂。尤其是在丈夫出事前和出事的当天,没有给我和家人留下只言片语,使我们全家和亲人们倍感意外和震惊。家里惟一的顶梁柱倒了,儿子才15岁,还在读初中,再看看双鬓斑白、体弱多病的二老,我自己没有稳定的工作,我不知道今后的生活将怎样继续,我已经没有活下去的勇气了。 据我丈夫生前所在单位的当班领导讲:我丈夫是2012年12月20日5时许,向所在单位领导请假回家的,事由是听信“2012世界末日说”而请假,结果在回家途中摔伤致死。我不明白的是作为堂堂宜化集团神龙磷矿公司,平时不注重加强对职工防骗、防盗等系列的安全教育培训,正确引导职工明辨荒诞的“2012世界末日说”,而据此理由准假,其单位安全教育、管理意识之淡泊和安全管理责任缺失怎不叫人汗颜,加之20日当天雨夹雪,山路崎岖,路面湿滑,气温逼近0度,且丈夫当天是在晚下班后,天色已晚,行车视线不良的情况下,公司领导放行让其骑摩托车回家,为丈夫的意外身故增加了几率风险,最终成了必然。丈夫在出事前,没有给我和家里任何人打过电话,直到他的当班领导给我打来电话时,告知丈夫伤势已经很严重了,才知道他出事了。 丈夫的离世如此突然,我的丈夫是否请假?还是外出为单位办事?此前我没有一点信息,也无从知晓。但从单位当班领导的叙述中可以肯定的是12月20日,丈夫在单位是全天上班的,这一天的起止时间应该是午夜凌晨至当晚二十四时,我丈夫是在当天19时左右出事的,应该是在下班途中。就算他是请假了,但请假时间是12月21日,生效时间应该是从11月21日0时开始,我丈夫出事前,假期时间还没有生效。至今我只是听公司领导说他请假回家,公司无法、也没有提供丈夫请假手续。我不禁要问:公司对职工的考勤管理怎是如此散漫而没有完善的管理制度呢? 我的丈夫杨年兵到宜化集团神龙磷矿公司去上班时,是一个身体健康、踏实肯干活蹦乱跳的一个人,是我和儿子深爱而终身依靠的丈夫和父亲,还没有回家就撒手人寰,离我们而去。怎不叫人撕心裂肺! 让人心寒的是,在我丈夫因抢救无效在远安县医院去世后,我和在20日晚先后赶到医院的亲戚们,21日上午9时许丈夫遗体被远安县殡仪馆接走后,仍然不见宜化集团神龙公司领导到医院来协助安排丈夫后事、安抚悲痛欲绝的亲属,直至11时许,在亲属们的一再请求下,丈夫的带班班长宋克俊给单位领导几经请示,才获许派2名家属代表到异地----远安县荷花镇去见面。 在荷花一宾馆一楼的一个房间内,宜化集团神龙公司的杨传贵经理接待了我的亲戚代表。杨经理首先陈述了我丈夫发生事故的主要经过,强调这是一起道路交通事故,而非工伤事故,神龙公司没有责任,事情处理要按照道路交通事故处理。我的亲戚代表陈述了3点意见:一是杨年兵作为宜化集团神龙公司职工,不幸去世,家庭支柱倒塌,希望公司本着家庭实际和关爱逝者家人的角度,适当给予一定经济抚恤,以告慰丈夫杨年兵在天之灵、安抚悲痛中的亲人;二是希望公司协助家人妥善安排好处理好杨年兵的后事,包括火化、丧葬和20日晚医疗抢救费用,抢救费用待社保报销后还给公司以及协助家人办好交警、社保等相关后续手续事宜;三是看公司能否与当地政府协商把丈夫遗体运回家土葬。杨经理对上述三个问题分别进行了解释:一是丈夫杨年兵不符合工伤处理程序,属于道路交通事故,公司不可能给予经济抚恤,只能按照困难职工救助标准解决一点资金;二是丈夫所有后事处理只能由家属自己办理,公司不可能协助;三是土葬根本不可能给予帮助。直至当天五点左右,杨经理始终坚持自己的处理意见无果而终。我与当天下午赶到远安县荷花的父亲几度晕厥,我昔日亲密的丈夫、踏实卖力的宜化集团神龙公司的一名职工,突然离世后在家人的质疑中,公司的态度竟是如此的漠然,在极力推卸本身存在的严重安全管理责任的领导面前,尽然被如此的轻描淡写,在全社会高度重视民生、关注人的生命,社会快速发展、法制不断完善,处处体现以人为本的今天,在宜化集团神龙公司领导的诠释里“人命关天”似乎变得如此苍白!我呼天抢地,天地动容:20日的抢救费用就是一万五千余元、紧接着的火化费用、丧葬费用,我从哪里来呀!我从哪里借?好在当天,我的亲戚七拼八凑,赶在医院收费人员下班之前交了一万多元的抢救费,给丈夫开了死亡证明和办理了医院的其他手续(因为尸解法医和火化都要丈夫的医院死亡证明)。 12月22日和12月23日,我的亲戚纷纷到我家来看望我和已经卧床不起的二老,全家笼罩在一片悲痛之中。我年幼的儿子替我找亲戚借钱筹措丈夫丧葬费,稚嫩的肩膀担起了沉重的家庭责任,我也知道,我能借钱的亲戚在昨天就已经借了,想想今后我们孤儿寡母的家庭,举债安置了丈夫还债该是多么的不易!谁又能多借呢? 12月24日,我实在是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走进了夷陵区信访办,我想知道我的丈夫在宜化集团神龙磷矿这样的突然离世,公司到底有没有责任?有没有义务关心自己的职工?丈夫的死到底和公司有没有关系? 区信访办的领导十分重视我反映的情况,通知宜化集团神龙磷矿公司、经济开发区、村委会相关领导在信访办进行协商解决。开发区、村委会领导介绍了我的家庭境况,根据我丈夫发生意外事故的事实,与神龙磷矿陈飞晓经理、家属代表进行了磋商。陈飞晓经理同意按照相关政策给予一共2万左右的补偿。再多了,陈经理表示他也不能做主表态。我想2万多元,我丈夫事故发生后的抢救费就已经花去1万5千多元,还要2万多元的丧葬费,这是补偿?我情愿不要这补偿,我要我的丈夫! 12月25日,区信访办领导继续主持开发区、村委会,我们和神龙磷矿继续协商,神龙磷矿重新安排一姓高的领导商谈。在区信访办领导的主持下、按照非工伤协商约6万元予以我补偿,高姓领导临走时说次日9点听回信。 12月26日,我们如约在区信访办听神龙磷矿公司的回信,结果被告知昨日的6万元被陈飞晓经理否定! 在区信访办协商解决毫无希望的情况下,区信访办领导电话请求宜昌市信访办协调处理我丈夫后事处理事宜。得到确认后,我和亲属、开发区、村委会领导一起来到了宜昌市信访办。 到市信访办后,结果宜化集团委派了一名年轻的女办事员前去接待,市信访办李科长在了解其身份后,认为无法协商此事,被请回,要求她通知集团能说话做主、算数的领导次日来市信访办协商处理。 12月27日上午9点30左右。宜化集团办公室张主任来到市信访办,市信访办领导主持了协商事宜,村领导向宜化集团张主任作了包括我的家庭特殊情况、当前处境,到目前为止协商解决过程等详细情况说明,希望能与家属达成协议。宜化集团张主任表示下属单位没有向宜化集团报告我丈夫死亡事故,此事他要回公司向领导汇报,并当场向宜化集团王总经理电话进行了联系,市信访办李科长也亲自与王总经理通了电话确认,通知29号下午2点30到信访办双方协商解决。 12月29日下午,我和亲属、村领导一起如约来到了市信访办。结果却让我们震惊不已。27日还与宜化集团王总经理通了电话确认、主持了我们与张主任协商的市信访办李科长竟然对他此前的话矢口否认,说他没有说要求我们来信访办,是我们听错了,还不让我们进办公室。陪同我们一道来的亲戚倍感气愤,都有一种被愚弄的感觉,与他进行了理论后才让我们进去。直到下午4点30左右,宜化集团王经理终于没有露面,赶来的是神龙磷矿第一次在荷花与我们协商的杨传贵经理。杨经理要求我们派代表和他交谈,结果他把我和我六十多岁的父亲、村领导带到大街上---江边的石头上去谈。他的谈话和第一次谈话基本没有什么区别。这就是我们商谈的形式犹如摆地摊!我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再三请求他要给我一个说法,以告慰我的丈夫,早日让逝者得到安息!杨传贵经理答应次日向王总经理汇报后一定解决,同行的宜化集团神龙磷矿的丈夫带班班长也担保次日给答复。 12月30日上午,我和亲戚在煎熬中等待着宜化集团神龙磷矿杨传贵经理的电话和集团高层领导王经理的出现,给我一个答复,结果到下午不见其踪影,在我父亲的电话催促中被告知说叫我起诉,通过法律途径来解决! 这就是我等来的宜化集团神龙磷矿的答复!这就是堂堂国营企业对为其赢得财富不幸去世的职工的答复!可怜还躺在殡仪馆的丈夫,难道他们就没有妻儿老小?纵观我丈夫从去世到今天,已经10天,区信访办、开发区、村委会领导的重视让我肃然起敬,宜化集团、包括其神龙公司从我丈夫出事的一开始就是回避和逃避责任、不正视自己在安全管理中存在的诸多问题,多次的协商与交涉中不断地更换协商人员或无足轻重的人员来与家属见面,要么说一堆所谓政策性的套话或表一个不解决问题的态,到后来能说话算数的王总经理终究未能见面,这就是解决问题的态度!这就是宜化集团!好一个国营宜化集团! 一个底层的磷矿工人的生命离世在他们眼中真的就轻如鸿毛?一个离世后的职工家庭支离破碎的现状就不能牵动他们的良知?我要找宜化集团神龙磷矿公司要回我的丈夫,我要完整的家! 对比区信访办、开发区、村领导对待一个农村弱女子的家庭不幸,市信访办的领导----李科长更让我刮目相看,在倾听民情民声的岗位上的干的竟是如此漂亮!或许是我、还有同去声援我的亲戚、乡亲的耳朵、眼睛出了毛病,李科长----人民的公务员怎么会不为民做主呢?怎不让我们老百姓去猜想背后的故事呢? 丈夫的不幸离世,我一直相信我们的党和政府能为我主持正义,我坚信天地自有公道在!我深信社会的力量,为维护一个失去丈夫精神几经崩溃妇女的合法权益伸出援助的双手,10多天丈夫不幸去世的经历,我本善良的希望得到很快的解决,但宜化集团神龙公司却让我更加产生了对我丈夫死因疑惑:不然公司发生了人命关天的大事怎么会不及时向宜化集团上报呢?难道我丈夫的死有隐情?市信访办李科长的出尔反尔是何缘由,难道丈夫的死需要什么保密?我丈夫的死,宜化集团神龙公司就没有责任?连安抚家属、告慰逝者也需要这样拖拖曳曳?我要求宜化集团神龙公司给我一个满意的交代!还我一个完整的家! 此致! 夷陵区经济开发区姜家湾村 黄爱枚 2012年12月31日
提问者:雨中的我  
夷陵经济开发区
开发区综治办接到姜家湾村3组黄爱梅其夫杨年兵在湖北宜化集团神农磷矿公司于2012年12月20日下午7点左右骑摩托车下班回家,在途中摔伤,经远安县医院抢救无效不幸去世的信息后,开发区综治办和姜家湾村委会积极协助宜化集团调处六次,开发区党工委分管信访维稳工作领导亲自主持调处一次,但至今宜化集团还有2万元未到位,请宜化集团迅速给受害者家属一个满意答复。 开发区综治办
 
回复时间:2013-01-11
来件人对夷陵经济开发区回复的评价
好评!
满意
其他人评价
满意
基本满意
不满意
2
0

1

相关问题
公用尾部文件